道教反腐迫在眉睫

维权曝光 2019-11-27 15:16157未知admin
——揭秘道教那些道貌岸然的人和事
李海军道名李信军,2015年至今为白云观管理委员会主任,(但对外一直以白云观监院自居)他本是华山门派,由于是原中国道教协会闵智亭会长徒弟,(李信军在陝西八仙宫时因为自身有偷盗行为被发现,当时为了维护道教形象又是闵智亭会长的徒弟所有没有上报,但道友梁兴扬在他的微博多次披露过李信军的不堪行为。)
李信军利用不正当手段当上了北京白云观负责人,在他负责北京白云观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经常外出敛财,不管观内事物。李信军在任期间,任人唯亲。 由一位叫徐迎春的道长管理。此人根本就不符合一位道长,连作一个人的基本道德底线都没有(徐迎春是被上届白云观负责人李宇林道长起单,就是俗家所说的开除,李信军负责后给他又叫回白云观的)这个徐道长的行为网络上都有曝光,著实不堪再,只要在网络上输入“”白云观西瓜”字样自会明瞭。徐迎春事发后,李信安身为负责人百般掩徐迎春在盖观内的肮脏行径,最后迫于社会舆论压力,公安部门的干涉,才让徐迎春离开了白云观。(李信军用白云观负责公款补偿了徐迎春许多起单费)
李信军滥用权力的证明还有他将自家侄子李志勇,小舅子关海昆都弄白云观来,把大批自己的徒弟,徒孙都陆续安排在白云观关单,在外号称李家军。
他的徒弟的行为也严重违法白云观的规章制度,交女朋友,并在白云观同房过夜,徒弟的女朋友利用这种关係,用义工团为名,长期在白云观后院组织太极班,说是免费,实际是打著白云观的名头出售自己品牌的太极服装等。
 
李信军根本不懂管理。 由于李信军的不负责任2018年两会期间白云观玉皇殿,灵官殿失火,由于发现及时没有造成重大损失,此事公安部门,西城区政府都知道此事。再李信军入道后又有了婚史,后来由于网络上多次曝光他的行为他自己又把婚离了,但在他的不负责任的管理时,白云观许多道长都娶妻生子,这是种行为严重违反了龙门祖庭的戒律,就在2019年9月,由于中央巡视组再次入驻,他害怕因为这一点不合格查出他更多的事,紧急通知白云观道长开会,有婚史的道长各自回家离婚(也是为了能拿到道长证)这就是一个龙门祖庭负责人的行为所做。
李信军长期进行钱权交易。 中国道教协会秘书长张凤林的情妇代娜所在房山坡峰岭玉虚宫香火不好,李信军便利用玉虚宫石碑记载玉虚宫百年前曾经是白云观下院一说,并虚报玉虚宫住庙人数,说现有住庙道长十人(实际情况不足5人,有道士证的更是只有代娜一人)生活困难,不能自养,给玉虚宫一年拨款五十万,来变相给代娜谋取私利。国内任何宫观都是自养,且北京白云观下院众多, 为何只有玉虚宫可以接受资助?天理何在!

网络上有许多关于李信军的不堪之事,他的种种行为已经不符合龙门祖庭的管理者了。大大的损害了道家形象。请有关领导详查归还龙门祖庭白云观清静之地。


张凤林
一、藐视党纪国法,玩忽职守

张凤林自上任后秘書長一职后,独揽大权,大搞一言堂。作为宗教人士,张凤林从来不过宗教生活, 对中国道教协会的党支部也不管不问,无所作为,藐视党纪国法。
 
二、行贿受贿、充当恶势力的保护伞

张凤林利用跟国宗局蒋建勇的老乡关系,让其成为自己的保护伞。 张凤林自己就有恃无恐,利用职务之便,充当恶势力的保护伞。 张凤林收受贿赂,将中国道教协会房屋,地下车库,院内空地都租赁给他的老乡一名叫张晋。 张晋打著中国道教协会的名头跟北京的黑导游,黑出租,联手欺骗来京游客,信教群众,兜售宗教用品,字画,以做宗教祈福活动,做慈善为由,价格了得,如果一旦游客感觉不对,或感觉价格太高提出投诉他们就有人出来哄骗,恐吓游客,游客有的就屈服了,有的就报警,110应该有很多记录,西城国保也有很多记录可查。
张晋在老乡张凤林这个保护伞下猖狂之极,张晋在白云观街也算是著名的“一霸”,他曾经因指使他人伤害跟张晋有矛盾的人在2017年被公安机关拘留27天,在此期间是张凤林利用职务托关係将张晋保释出来了。 张晋被保释后更加有恃无恐,曾经要跟北京市城区进行拆违建的城管人员发生冲突(因为张晋在白云观对面的商铺有违建要拆除)后背别人拦阻才没有打起来,张晋在白云观对面的商铺名为:抱一坊,就因为欺骗游客,信众多次曝光现在改名:白云深处。 
白云深处假借现中医之名,用道医的身份继续干著骗人的勾当,也多次曝光,北京新闻,北京晚报都有报道记录。
张晋为了更好的掩护身份,利用跟张凤林的权钱交易租下了中国道教协会,中国道教学院的部分办公区继续干著违法行为骗这来京游客跟信教群众,张晋如此猖狂,就是有张凤林这个保护伞。黑势力典型张晋能在国家机关的办公区肆意行走,进退自如,如回到自己家。张凤林还在没有任何部门审批的情况下让张晋在中国道教协会后院改出了两层违建房屋,西城城管多次检查,令其整改。 张凤林却利用职务之便,为张晋拖延时间,疏通关係,保护张晋的违建。张凤林、张晋之间的不正当关係不言而喻。当西城城管接到举报后令其自行拆除时,张凤林一边给张晋想办法一边在中国道教协会会议上说:别让我知道是谁举报的,要不我走要不他走。这就是中国道教协会秘书长的所做所为,比上届秘书长王喆一(现在服刑中)还猖狂。在张凤林庇佑下,张晋佔用中国道教协会办公区面积多达两千多平米,张凤林如此枉顾国法、丧心病狂、令人发指,作为一个道协的工作人员, 感到在这样黑暗的国家机关工作, 也实在毫无荣誉感可言。


根据《北京市人民防空工程建设与使用管理规定》,第二章第十条相关规定,兴建公共建筑必须得到市人防办专项审查。 张晋私盖的建筑,却没有任何手续。 张晋自2018年4月开始在中国道教协会内部兴修违建, 影响恶劣。上级领导曾多次关注这些违章建筑,令其尽快拆除, 张凤林却百般推延, 视各级行政指示如无物, 一手遮天,唯他独尊,作为普通工作人员,我们真的是敢怒不敢言。  
 
三,乱搞男女关系, 私生活混乱
张凤林利用职务之便,乱搞男女关係,出差时经常带著办公室秘书,大家都心照不宣,此女子也有恃无恐想上班就上班,想休假就休假,中国道教协会里人尽皆知,影响恶劣。该女子因无法忍受张凤林长期高频率骚扰,现在已经辞职,道协的女同志均人人自危,影响十分恶劣。
张凤林还跟中国道教学院一名旁听的女学员代xx关係不清不楚的,代xx在道学院学习期间因没有女生宿舍,张凤林就让张晋出钱给代xx在中国道教协会对面的巴音孟克现在改名全季酒店长包客房半年之久,关系可见一斑。
代xx学习期间,在北京房山疏通关係,占据坡峰岭道观玉虚宫,张凤林得知玉虚宫香火不好,便利用玉虚宫石碑记载玉虚宫百年前曾经是白云观下院一说,并虚报玉虚宫住庙人数,说现有住庙道长十人
(实际情况不足5人, 有道士证的更是只有代xx一人)生活困难,不能自养,让白云观给玉虚宫一年五十万费用来变相给代xx谋取私利。国内任何宫观都是自养,且北京白云观下院众多, 为何只有玉虚宫可以接受资助?修行不易, 张凤林却从来没有对广大普通道众有过平等的关注。
 
张凤林的种种恶行,影响恶劣,中道协的普通工作人员,人尽皆知,皆敢怒不敢言。 希望领导能据实查证, 还中道协一方净土。



91维权网—就要维权网,百姓有冤情投诉的网站  备案号:

联系QQ: 点我沟通:547010603 邮箱地址:5470106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