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楼最低消费为何禁而不止?

维权曝光 2019-07-21 09:560

据《新快报》报道明令禁止餐饮最低消费的规定已实行超过一年然而在今年春节前后仍有不少市民反映称目前广州仍有餐饮设置包间最低消费部分餐馆即便没有最低消费也会增设各种各样的附加收费名目及消费限制增重消费者负担。

 

正所谓“徒法不足以自行”任何规则要发挥作用需要相应的执行力相配合。我们的问题往往不是没有法而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同样在我们社会很多人没有对法律的信仰有些部门则忽视对法律与规则的执行。在制定规则时就对其周延性、规范性、可操作性考虑不够甚至哪个部门是执法主体都相当模糊。这样的制度规则作用是向公众宣示了原则但规范效果往往是“只管君子不管小人”。

 

禁止最低消费的规定出自《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而该管理办法在操作性上存在先天不足。我国市场监管存在“九龙治水”的弊端生产环节质检管销售环节工商管价格环节发改委管。而在最低消费方面则规定商务部门是执法主体应设立、公布投诉电话。一般消费者不大可能了解这种复杂分工若是遭遇侵权向谁举报投诉就不得其门而入。况且商务部门是否设立了投诉电话平时有没有人值班也不得而知。

 

当初决定禁止最低消费社会上是有很大争议的也出现了对禁令的误读。争议的焦点是有人认为餐饮企业规定最低消费属于市场化行为不认可的人可以用脚投票。而《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的“立法宗旨”在于推动“节约资源、反对浪费”。其实最低消费的要害不在于定价而在于强迫浪费。管理办法禁止最低消费却并没有禁止商家收取合理服务费的意思。

 

事实上目前最低消费基本上是针对包厢消费的相对于大厅包厢是有额外成本的。包厢占用面积大装修成本高而且可能有沙发、电视、卡拉OK设备、麻将桌、专用卫生间等。商家收取包厢服务费有其合情之处但通过设置最低消费回收成本会导致挥霍浪费这是需要规范的。

 

要使最低消费禁令落地现在看来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包括细化法律法规与规章制度以及加强执法。既然包厢有额外成本我们在禁止最低消费的同时是不是可以明确包厢可以收取服务费收费标准要公示。这涉及一个明码标价的问题有关部门需要加强日常监管。如果允许包厢合法收取服务费餐饮企业自然乐得取消最低消费。监管也是一种引导。


91维权网—就要维权网,百姓有冤情投诉的网站  备案号:

联系QQ: 点我沟通:547010603 邮箱地址:5470106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