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人作用究竟有多大

维权曝光 2019-07-17 09:000

据媒体报道,在广州目前活跃着一个职业打假人群体,约有100人。他们以购买假货、问题商品,直接向商场索赔或打官司索赔为生,最高年收入甚至能达上百万元。据广州市中院以及萝岗区法院、越秀区法院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广州地区法院受理消费维权类官司,80%甚至95%以上由职业打假人发起。

 

这是一个颇富争议的群体。记得职业打假人的代表人物王海,早年曾被官员骂为“刁民”。他们的打假行为也没有得到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的有力支持。王海当年在天津的一个打假官司虽然胜诉,但法院仅判商家赔偿1元人民币,无异于变相地打击职业打假人的积极性。时至今日,社会上对职业打假仍然有着这样那样的非议。

 

之所以如此,我想是因为在很多人的意识中,打假应当是一项崇高的事业,而有人却要以此牟利,在道德上就天然地有了缺陷,也就是所谓的动机不纯。但问题在于,动机纯洁的打假,由于时间、成本等各种条件的限制,少有人尝试,即使尝试了,也难以成功。而职业打假,正是有“不纯”的动机作为驱动力,才能有足够的积极性把打假进行到底。参与的人多了,成功的案子多了,就会形成一种力量,最终形成对商家的监督。这效果跟动机相比起来,显然有更多的积极意义。所以对于职业打假人,只要他们的行为合乎法律规定,社会应当给予宽容和尊重。

 

但是,对于职业打假的局限性,也要有足够的认识。首先由于趋利的本质,职业打假只会关注一些特定的行业和商品,而很多同样需要大力度监督的商品和行业,则一如既往地缺乏关注。其次,由于职业打假大多要经过法律程序,所以职业打假人在打假时,更多关注那些容易形成证据的商品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又不一定是商品负面作用最严重之处,往往就会造成“抓小放大”的情况。第三,职业打假人的打假对象只能是“正规军”,也就是合法的商家,而对那些类似“三无”产品的“游击队”,则无心也是无力打击。

 

指出职业打假人的这些局限,并不是贬损他们。我想说的是,打假这一项繁杂而艰巨的工作,职业打假人只能完成其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还是要靠政府职能部门去进行、去完成。但在当前,这恰恰又是极其不尽如人意的。事实上,职业打假人活动的空间,很大部分是由于政府部门的不作为造成的。因此,我们现在既要尊重职业打假人的活动,促成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更重要的,还是督促相关职能部门真正负起责任来,全面、深入、持续对造假售假者进行打击,这才是消费者真正的福音。但愿福音早日降临!


91维权网—就要维权网,百姓有冤情投诉的网站  备案号:

联系QQ: 点我沟通:547010603 邮箱地址:5470106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