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广告最大罚单当有可复制性

维权曝光 2019-07-17 09:000

“能量加上持久光泽只需一天牙齿就真的白了。”佳洁士的这则牙膏广告摊上大事儿了。上海市工商局披露因构成虚假广告佳洁士双效炫白牙膏被处罚603万元这是我国目前针对虚假违法广告开出的最大罚单。

 

虚假广告之花样百出、泛滥成灾素来让公众不胜其烦。各色逆天的修图神技各种夸张的营销措辞如挥之不去的梦魇一般充斥于这个消费主义的年代。在此背景下上海工商局忽然抛出猛料披露“开出虚假广告最大罚单”自然备受关注。该消息在3·15将至之际曝出当然很是耐人寻味。其一方面表明职能部门打击虚假广告一直在路上;另一方面或许也是为了产生某种震慑再次宣示“法规不可欺广告当自律”。

 

根据佳洁士方面的回应该案早在去年就已发生并了结。那么此时上海工商局又旧事重提到底该怎样理解?这到底是例行营造一种严查严打的“节前氛围”还是旨在传递某种日常化的、普遍适用的执法尺度与决心?佳洁士因PS被处以重罚固然大快人心。可问题在于该案是否具备推而广之的可能?那些广泛存在的各种形式的虚假广告能否置于统一的、无差别的评判标准内从而无一例外获得应有惩戒?

 

现实生活中虚假广告之所以屡禁不绝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变动不居的执法尺度。同样是过度修图、谎话连篇的广告有些时候会遭遇重罚有些时候却安然无事——这种不确定的状态无疑激励着广告主、广告商去铤而走险。而与此同时为了最大限度规避风险众多虚假广告也会采取一定的技术手段。比如说暗示性文本表述、含糊的画面剪辑等等。这种种的避险策略在国内广告立法尚不健全的语境下的确往往能够得偿所愿。

 

佳洁士“一天白牙”广告所以会被处以重罚。很大程度上就是因其太过简单粗暴无所顾忌而丝毫不加掩饰。如今广告虚假得这般没有技术含量着实也是少见。更多的情况是所谓虚假广告都走擦边球式的取巧路线这直接导致了管理部门取证难、处罚难。再加之既有的广告立法本身存在缺陷例如关于虚假广告的定义乃是列举式、抽象化的故而实际约束力极为有限;此外关于广告审查主体的阐述也存在疏漏一般广告仅由经营者和发布者自我审查。这种种现实都致使虚假广告甚多而被罚者甚少的局面。

 

所以值得追问的是针对虚假违法广告的最大罚单是否只是执法者的偶然胜利?一时轰动该如何转化为长久善治这无疑才是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


91维权网—就要维权网,百姓有冤情投诉的网站  备案号:

联系QQ: 点我沟通:547010603 邮箱地址:5470106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