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问福喜和洋快餐:销售变质肉胆从何来

维权曝光 2019-07-15 11:170

  新京报:洋快餐“沦陷”,需要全链条追责

    企业无视相关法律法规,使用过期食品,固然有利益驱动的因素,而监管的涣散、乏力乃至沉睡,则加剧了企业公然造假的作为。

    据东方卫视20日披露,记者卧底两个多月发现,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国际知名快餐连锁店的肉类供应商,美资企业、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存在大量采用过期变质肉类原料的行为。20日晚间,上海市食药监部门表示,已经连夜行动查封该企业,并要求上海所有肯德基、麦当劳问题产品全部下架。

    用冷冻臭肉制作“小牛排”,用过期鸡肉、鸡皮捣碎制成“美味”麦乐鸡……如果没有卧底记者的镜头呈现,公众或将很难相信,一些洋快餐店居然常年以过期原料回馈中国消费者的忠诚和信赖。

    事发后,麦当劳在回应中依然振振有词,声称“一直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与安全的食品”;而肯德基所属的百盛则表示,上海的肯德基餐厅没有使用福喜原料。这样的表态显然缺乏应有的诚意,难以弥合其对消费者造成的伤害。

    这已经不是洋快餐第一次发生质量问题了。而每一次危机爆发,似乎总是遵循着一个习惯性的套路,下架、停供、致歉、调查,然后,过不了多久,过期肉就会被再次端上百姓的餐桌。公众很难看到这些洋快餐所言的“责任”体现在哪里,企业内部看似严格的流程设计、质量控制体系,并没能真正阻止食品安全问题的发生。

    洋快餐频频沦陷,不仅触及了整个社会的道德底线,也击碎了所谓的高品质神话。对此,洋快餐不能总把责任推给供货方,如果不重新打造更安全的原料供货体系,迟早会遭到消费者的抛弃。

    同时,这一事件也再次拷问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当修改产品生产数据已成“公开的秘密”,公司内部邮件对此均有非常细致的记录,员工也习以为常,监管部门却毫不知情,不仅如此,上海福喜食品公司今年还被评为“嘉定新城(马路镇)食品安全生产先进单位(A)”,这样巨大的反差,无疑是个黑色幽默?

    企业无视相关法律法规,使用过期食品,固然有利益驱动的因素,而监管的涣散、乏力乃至沉睡,则加剧了企业公然造假的作为。一旦监管制度沦为关猫的牛栏,甚至猫鼠沆瀣一气,不仅会耗费巨大的行政资源,也不可能真正捍卫社会的公共利益。

    发生这样严重的食品安全事件,不但要查肇事者,也要全面梳理监管者的责任。比如,监管部门到底属于被动的被蒙骗欺瞒,还是“选择性失明”?号称全产业链的食品安全体系、严密的供货检验程序为何统统失灵?而食安法规定的日常监管又是怎样落实的?

    记者一次卧底,就揭出如此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也对当下的监管体系提出了更高要求。如果监管人员都能发挥记者潜伏和求真的精神,洋快餐乃至普泛的食品安全状况会不会更好一些呢?

    可见,目下的当务之急是,既要鼓励社会公众、新闻媒体等参与监督,并通过严厉的惩处、问责使得企业不敢、不能再犯,更要改变基层监管懒散、敷衍的工作状态,杜绝执法不严、形式主义乃至监管失守的情形。即如福喜公司员工所言,监管部门检查的时候,“就像皇帝下去微服私访,先打好招呼,老百姓排队,欢迎欢迎”,为什么就不能“偷着下去”履行职责呢?

广州日报:“麦大叔”终结洋品牌食品安全神话

    无奈的事实却告诉国人,洋品牌快餐的食品安全不过也是一个传说。“重典治乱”、“严打”是必须的,但是不能看“广告”,还要看“疗效”。

    据东方卫视披露,记者卧底两个多月发现,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国际知名快餐连锁店的肉类供应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大量采用过期变质肉类原料。20日晚间,上海市食药监部门表示,已经连夜行动查封该企业,要求上海所有肯德基、麦当劳问题产品全部下架。

    最早由婴儿奶粉发端,再到其他食品,几乎实现无缝“全覆盖”,本土企业在食品安全问题上屡屡犯错,一次又一次地踏入“同一条河流”,让国内消费者信心全无,一向被认为管理标准、安全标准极高的国外快餐品牌则趁乱而入,呈现爆炸式扩张。时下,百胜旗下肯德基在中国门店数目即将接近5000家。截至去年7月,麦当劳中国门店数超过1700家。再加上其他洋品牌,数量将更加可观。

    无奈的事实却告诉国人,洋品牌快餐的食品安全不过也是一个传说。且不说高油脂、高糖分、高热量的食物本身并不健康,仅以人为故意制造食品安全事故论,不少洋品牌快餐店都曾陷入各种丑闻,频遭到国内媒体曝光。2012年的央视“3·15晚会”就拿麦当劳开刀,指其存在出售过期食品、“回收”已污染食品等问题。由此看来,麦当劳采用过期变质肉类已经不是“初犯”了。不过,今次“变质肉事件”情形尤为恶劣,表现有二:一是据资料显示,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husi food)不是国内小作坊,而是一家外国法人独资企业;二是暗访记者获悉,这些过期鸡肉原料被优先安排在中国使用。

    倘若记者获悉的情况属实,前一种情况说明:无论洋品牌快餐连锁店在母国或其他国家执行多么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信誉有多高,作为流入地,如果不对其进行有效监督,他们一样会慢慢地“变质”,变成不守规矩的“坏孩子”。后一种情况,则涉嫌对中国消费者的歧视,对我国法律法规的挑衅。这些“过期变质肉”凭啥优先给中国消费者食用?是我国食品安全法规不管吗?当然不是。现行的《食品安全法》第二十八条明文规定,禁止生产经营“腐败变质”、“污秽不洁”的食品。

    明知肉类过期变质,仍然制成食品出售,要在法国,“一旦店内有过期食品被检查部门发现,商店就得关门”;要在美国,惩罚性赔偿和集团诉讼,足以让不法商家心惊肉跳,乃至倾家荡产。《食品安全法》去年开始大修,并逐渐成型,官方表达是“重典治乱”,社会阐述是“史上最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也于去年53日联合发布司法解释,表示要“严打”危害食品安全犯罪。“重典治乱”、“严打”是必须的,但是不能看“广告”,还要看“疗效”。还有一点,和过往无数次一样,这次又被记者抢了头功,率先曝光“过期变质肉”,又一次暴露出行政监管不到位、监管人员不作为,对那些失职的监管人员,又要如何处理?现在,轰动全国的食品安全就摆在这里,要怎么处置才能称得上“严”?如果只是象征性地罚点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就别提那个“严”字。

    保障食品安全,首先要确保法律刚性与执法力度。对此,我们充满期待。

东方早报:治疗食品安全“麻木症”

    面对食品安全危机,“细思恐极”和“麻木不仁”是两种错误的极端;面对现实,解决问题才是正道。

    在这个三伏天里,不少家长却背生寒意——趁着暑假,刚带着孩子去吃了几顿洋快餐,想好好犒劳一下孩子,却不料720日东方卫视曝光了作为多家洋快餐“中央厨房”的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的黑幕:福喜公司将麦当劳退回的临近保质期的牛肉饼,重新加工,成为全新的牛肉饼;一批过期7个月的来历不明的牛肉,已发霉发青,却被放在生产线上重新切片包装,打上了全新的生产日期……

    相对于“黑暗食品”引发的怒火,更严重的是无力感的袭来。这次被曝光的福喜公司并不是什么小作坊、窝点,它隶属于美国OSI集团,而OSI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肉类及蔬菜加工集团,与很多国际连锁快餐品牌都有战略合作关系。在福喜的官网上,挂着十余家合作伙伴的logo,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棒约翰……所以,这次福喜出事之后,那些大家耳熟能详的一线洋快餐几乎“无一幸免”。

    我们已经选择了自以为“最安全”的地方就餐,还是免不了中枪。如果麦当劳、肯德基都受到牵连,那么我们还能带孩子去哪里?如果说旗下拥有肯德基、必胜客的百胜集团,作为世界五百强企业都难逃“黑暗食品”供应商,那么其他企业呢?“细思恐极”,成了很多人最真实的心情写照。

    但另一个吊诡的现象是,在福喜的“回收门”被曝光之后,麦当劳、肯德基却没有迎来大家想象中的生意冷淡、门可罗雀;相反两家还是依旧生意兴隆,顾客们还是大大咧咧地去就餐,不过两家店已经下架了与福喜相关的商品。

    国人在经历了一场场食品安全危机之后,在见惯了三聚氰胺、苏丹红、孔雀石绿、染色馒头、瘦肉精等“大场面”之后,在集体心理中形成了某种“防卫机制”,或者叫作“麻木机制”。甚至在事发之后,舆论还出现某种犬儒的论调:“既然连麦当劳都出问题了,那以后就只能吃麦当劳了。”这种行为者抱定了“缩头一刀,伸头一刀”的悲观想法,既然怎么躲也躲不过,那就索性不躲。说到底,还是公众对食品安全的信心不足。

    要治疗这种对食品安全的“麻木不仁”,还得靠落实政府监管、制度创新,来提升公众对食品安全水平的预期。

    应该看到,这次福喜被曝光有一定偶然性,缘于企业内部人报料;否则,无论消费者、监管部门,还是采购商,都实在难以察觉出这家跨国食品巨头居然会做这种勾当。事发之后,一位曾在某洋快餐公司工作过的人士,在微信朋友圈里这么说:“作为曾经‘参观检查’过福喜的一员,我深感震惊。因为我的鼓动而去吃某洋快餐的朋友们,我给大家道个歉。”

    现代食品工业实施严格的闭门生产,政府监管往往进不了车间,下游采购商的“参观检查”沦为走马观花,消费者的监管更不知从何谈起。那就要求政府在创新监管思路上动脑筋,千方百计落实对大型食品工厂的终端监控。此外,目前食药监部门承担了食品的全流程监管重任,任务繁重,一线执法队伍有必要进一步充实。

    另一方面,政府还需大胆向民间赋权,放手民间对无良商家的集体诉讼维权,让违规者付出他们付不起的代价,这样也能减轻政府的监管压力。

    面对食品安全危机,“细思恐极”和“麻木不仁”是两种错误的极端;面对现实,解决问题才是正道。我有一个七岁的女儿,让她吃上一顿安全的快餐,不该是一种奢望,所以我们必须有所作为。

 南方都市报:洋快餐出问题,黑名单要发威

    上海福喜公司食品安全事件近来备受关注。和以往诸多类似案例一样,事件经历了媒体曝光,监管部门跟进执法,以及相关企业回应等环节。迄今为止,事件之所以受到如此之大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问题企业是麦当劳、肯德基等知名外企的供应商。舆论反馈中,“洋快餐也存在安全问题”这样的表述非常典型。

    较之发生在国内企业身上的食品安全事故,外企一旦爆出此类问题,舆论的反应一般更为激烈和敏感。对此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一种认为,食品安全问题并非“中国特色”,外企甚至知名外企也概莫能外。这种心态很普遍,在潜意识中,人们会认为外企更值得信赖,这也导致事发后外企所受到的批评往往更甚。另一种则将外企的遭遇归因于国内的市场环境,认为归根结底是监管层出了问题。舆论过于聚焦外企这一背景,并对其展开声讨,意味着无视问题的关键。

    批评外企或者中国市场环境,都有一定的依据。前者提示我们,信誉相对较好的外企,其品牌形象无法完成品质保障,自身的生产管理尚存强化空间。唯一值得审视的是,批评者应确认,他们对外企的批评是否裹挟了民族主义情结,其背后是否暗含对外企的成见。与之相对,抛开外企这层背景,讨论中国市场环境之所以显得理性,就在于它看到了这一事实,即外企虽普遍有独特的生产机制和文化,尤其在选择供应商方面要求相对严格,但它必然处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之下,企业很难完成所有环节的安全监管工作。在讨论食品安全这一宏大命题时,若将责任完全抛给一家企业,无疑会显得简单化。

    无论如何,这样一个食品安全事故,在媒体、企业、执法者等多方的角力下,其影响力可谓不小。肯德基、麦当劳等外企被置于舆论风口浪尖,这也迫使这些公司随即作出回应,并明确表示了欢迎媒体监督和监管执法的姿态。从事件本身的应对看,企业无疑责无旁贷,当然,监管者接下来需要通过切实工作维护民众的切身利益。而关心食品安全工作的人们,则不妨基于此个案,回顾过去的教训与启发。

    此次事件最关键的曝光阶段由媒体完成,上海电视新闻记者卧底多月,调查上海福喜食品公司。记者去到企业生产现场,发现并记录了让人触目惊心的问题细节。回头看,媒体暗访调查其实是食品安全事故曝光的一贯路径。在大众传媒日渐发达的今天,不少媒体仍然坚持本分,扮演好社会监督角色,这无疑有利于实现公共利益。只是,扒粪者的艰辛与不易也显而易见,记者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曝光地沟油,但若视社会监督为维护食品安全的主要武器,则恐怕难担重任。更应探讨的是食品监管这一老问题,今天面对这样一起受到一定误读的食品安全事故,执法者仍然难免要经受拷问:他们做了什么,其工作产生了何种效果,为何一再成为马后炮?

    事件曝光后,强调执法监管的声音就在舆论场萦绕。这些看似老套的主张在重复多次后已经显得无力,作为批评者确也应贡献新的智慧。换位思考的话,从一个事件的确不宜否定监管者的工作,更值得讨论的应该是监管机制的问题。近年来关于食品安全的谏言中,颇为响亮的一个是食品药品黑名单管理制度,目前各地已普遍执行,今后通过建立统一的食品安全信息系统和食品安全违法行为的数据库,并及时向社会公布,有望能强化市场监管。执法的核心是惩戒,在食品安全形势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不妨在机制上创新,这于忧心忡忡的民众而言,多少也是一种安慰。

 21世纪经济报道:快餐“多米诺” 应对的办法只有完善行业标准并严格执行

    据报道,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国际知名快餐连锁店的肉类供应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存在大量采用过期变质肉类原料的行为。随即,上海食药监部门发布消息称,已要求上海所有肯德基、麦当劳将问题产品全部下架。这又是一起经过记者“卧底”调查将问题食品“绳之于众”的事件。

    随意篡改保质期、工作人员调侃称过期食品也吃不死人等行为,相信会再次招致公众厌恶,因为这些所谓的“洋巨头”已是“惯犯”,此前问题食品也曾屡次出现过。讽刺的是,肯德基曾总结过自己成功的秘诀,即“CHAMPS”:CCleanliness 美观整洁的餐厅);HHospitality 真诚友善的接待);AAccuracy准确无误的供应);M Maintenance 优良的设备);PProduct Quality坚持高质稳定的产品);SSpeed 快速迅捷的服务)。无疑,肯德基等快餐品牌在标准化方面是非常成功的,炸鸡多久出炉可以精确到秒,且适用于每个门店。标准化是连锁快餐企业成功的最重要因素。肯德基也在不断研制自己的秘方,并积极地与中国文化相接轨,比如推出蛋挞等东方特色食品。但即使如此,最重要的还是食品质量问题,尤其是在当下,中国人已被种种问题食品折磨得有点不堪重负了,一旦食品质量爆出问题对企业来说是致命打击。或许有人反驳说,像肯德基这样的国际快餐巨头95%的食材采购自中国本土,食品供应商的问题,但肯德基是这个产品供应链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在许多环监督工作都没做好的情况下,问题食品的爆出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快餐是烹饪的工业化,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流动人口剧增,及城市生活节奏加快,工业化、流水线式快餐已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据相关调查统计,我国快餐业年营业额已超过2000亿元,连锁网点突破100万个,并以每年20%的增长速度快速发展。商务部的调查显示,东部省市快餐营业规模明显超过正餐,广东快餐市场份额高达90%,江苏、上海、北京、浙江、山东等省市也已达到50%以上。无论是谁,在城市中都有匆忙而狼狈的时候,可能吃快餐是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经历过的,以标准化为特征的快餐业的飞速发展,方便了人们用餐,也同时带来了质量问题,连锁快餐品牌也许只是冰山一角。《舌尖上的中国》的热播,也从侧面说明了受博大精深的吃文化浸淫的中国人其实骨子里都是“吃货”,快餐业的飞速发展,充满着一种无奈;而且,快餐业的发展具有不可逆性,就像瓶子里放出的精灵一样,你无法将其再恢复原样,应对的办法只有是完善行业标准并严格执行,也可以充分调动民间的行业协会组织,促其转型,以进行监督。

    我国已为质量工作设定了重要的改革议程,并且一些地方将质量工作列入绩效考核,也有地方设立了一些奖惩措施,这些都是必要的。毕竟,在快餐以及食品安全方面,大家坐的是同一架飞机,面临的风险都是一样的。

证券时报:洋快餐供应商销售过期变质原料胆从何来

    日前,东方卫视披露,记者卧底两个多月发现,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国际知名快餐连锁店的肉类供应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存在大量采用过期变质肉类原料的行为。20日晚间,上海市食药监部门表示,已连夜行动查封该企业,要求上海所有肯德基、麦当劳问题产品全部下架。

    近年来,洋快餐比如麦当劳、肯德基在中国涉事食品安全问题屡屡曝光,销售过期变质食品案件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公众耳熟能详的事件有肯德基的“速成鸡”、“嗑药鸡”到“老油门”、“豆浆门”事件;20102011年山东六和鸡“抗生素残留”超标事件, 2013年央视“3·15世界消费者权益日”曝光麦当劳销售过期食品等等。这次曝光洋快餐供应商销售过期变质食品好像还是第一次。但其实洋供应商与洋快餐店是穿着“同一裤衩”的利益共同体。如果快餐店坚持把好产品质量关,洋供货商的变质过期食品是没有销售市场的,更无法进入消费者嘴里。所以,有销售过期变质食品的洋供应商,必然有销售过期变质食品的洋快餐店。上海福喜事件再次告诉我们,洋快餐供应商大胆销售过期变质食品事件不是孤立的。这给食品安全监管当局提了个醒,惩治洋快餐供应商,必须从洋快餐全生产链条来考虑,防止“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才能取得较好效果。

    现在关键问题是,在中国的洋快餐供应商怎么就“变种”了?竟敢如此大胆妄为地销售过期变质食品?尤其还赤裸裸地表示将这些过期变质食品首先销售给中国内地的洋快餐店?而像肯德基、麦当劳这样世界级百年品牌老店也敢进购过期变质食品,难道就不怕砸牌丢饭碗?回答好这些问题,似乎触碰到了中国民众伤心处和政府监管部门痛处,更要暴露了我国食品安全监管的漏洞。上海福喜是年生产能力过12000吨的洋快餐全资供货企业,单单在中国内地弄虚作假,销售过期变质食品,只能说明三个问题:

    其一,中国食品安全生产环境差,监管部门监管乏力,被查处的概率不高,助长了他们违法的侥幸心理。如果这次不是媒体记者凭着社会责任担当意识、冒着生命危险当卧底去收集证据、去揭露,想靠当地食品安全监管部门去发现,恐怕这家洋企业销售过期变质食品的卑劣手段不知还要延续多少年?

    其二,中国食品安全违法成本低,即便被发现了,罚款远不比上违法经营获利多,更不足以让企业因食品安全问题而关门破产,助长了洋企业的冒险心里。在发达国家,对企业食品安全生产违法的处罚动辄能让一个企业关门破产,并禁止其终生从事该行业资格,甚至有牢狱之灾。这样的处罚足以让食品违法生产企业震慑。如果中国加大违法惩处力度,洋企业还敢在中国的土地上肆无忌惮地违法?此外,当地监管部门监管失职和不作为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中国养着队伍庞大的食品安监队伍,但中国食品企业安监工作却长期处于被动局面,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耻辱。

    上海福喜事件,再次告诉我们监管部门,对洋企业食品安全问题不能大意,更不能被其外企耀眼身份遮盖了监管视线。同时,政府更应及时加快食品安全立法进程,加大对食品领域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整治食品安全生产环境;完善监管考核机制,提高食品监管队伍的尽责履职意识和能力,中国食品安全才能希望,民众生命安全才有保障。

91维权网—就要维权网,百姓有冤情投诉的网站  备案号:

联系QQ: 点我沟通:547010603 邮箱地址:5470106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