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状告申通、丰巢:侵犯当面验收权,为何一

维权曝光 2019-07-06 14:160

“法院确认申通公司侵犯了我当面验收的权利,却驳回了我包括要求赔礼道歉的全部诉讼请求。快递公司剥夺消费者当面验收权利的救济途径何在?”10月31日,拿到一审法院判决书的湖南长沙律师刘大华第一时间约见《中国消费者报》记者,他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将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回放——

 

  包裹被放置快递柜 消费者索千元赔偿

 

  刘大华何许人也?湖南省长沙市政协委员、一名热衷打公益官司的知名律师。今年4月底,因快递公司不送货上门而直接将货物放到小区快递柜要自己提货,他将申通快递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以下简称申通长沙公司)、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巢公司)和申通快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通公司)一并告上法院(详见《中国消费者报5月4日2版《消费者向申通和丰巢索千元赔偿》、5月18日2版《诉申通快递遭恐吓辱骂》)。

 

  今年4月10日,刘大华通过淘宝交易平台在“毛妹平江特产”网店购买茶叶500克,收货地点为其在长沙市岳麓区的住所。申通公司于当日15点5分揽件,并于4月12日11点43分将包裹留置在丰巢公司设置在其居住小区的快递柜中。随后,丰巢公司向刘大华发送短信,让其到快递柜中自提包裹。刘大华的住宅与快递柜之间有数百米的距离。刘大华以电话方式向申通公司的快递员进行了说明,要求其送货上门,同时通过网络向申通公司的客服人员进行了投诉,但问题未获解决。因所购茶叶始终没能送到,导致刘大华与网店卖家发生退款纠纷。

 

  刘大华认为,快递业务是点对点的服务,一方面要求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要将快递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另一方面,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投递快件,应当告知收件人当面验收,并由收件人签字确认。申通公司应当按照运单上所载明的收货地址送达包裹,自己有权要求当面验收包裹。申通公司未经自己同意,将包裹留置在快递柜中,拒不送货上门,侵犯了收件人的合法权利。

 

  “丰巢公司在我所住小区擅自设立快递柜,未经我授权代收我的包裹,与申通公司构成共同侵权。”刘大华对丰巢公司的行为同样提出了质疑。

 

  一怒之下,今年4月26日,刘大华将申通长沙公司、丰巢公司、申通公司告上法院,要求三被告以书面形式向自己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1000元。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当天予以立案。

 

  法院受理立案后,《中国消费者报》予以独家报道。此后数日,刘大华收到不少自称快递公司快递小哥的谩骂、恐吓短信。随后,刘大华向法院追加诉讼请求,要求三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庭审——

 

  被告称自己不是适格主体

 

  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先后于7月9日和10月18日两次开庭审理,《中国消费者报》记者两次作为唯一旁听人员参加庭审旁听。

 

  被告申通长沙公司辩称,被告并非原告提供快递服务的企业,被告不是本案被告适格主体。“申通快递”是一种快递服务品牌,具体服务由该品牌下各独立公司完成。本案原告所购商品由湖南平江公司揽件,湖南长沙岳麓公司进行派送,被告未参与上述活动,更不是上述两家公司的上级单位。被告并未从事短信骚扰行为,原告被骚扰侵权而引发精神损害请求,与本案所诉争行为属于不同的侵权行为,不是本案审理范围。原告属于社会公众人物,其职业和联系方式处于公开状态,且不能证明是被告进行的骚扰。

 

  被告丰巢公司辩称,原告所诉主体不适格,应依法驳回诉求。原告是基于与淘宝店家买卖合同约定,享有了合同所约定的在指定地点收取货物的权利,如因运输方等其他原因,致使原告未能按合同约定的时间和地点收取货物,原告应当向合同义务方主张责任,本案中,原、被告之间不存在任何关系。其次,被告并无侵权行为,不应承担责任。被告并无收取货物或代收的行为,被告基于运输公司的委托,将快递柜提供给运输公司使用,并依据运输公司指令,向指定人员提供密码开柜,且货物存放期间并不发生货物已视为签收的法律后果。再次,被告无致损行为,所述损失于法无据。原告货物已退回,买卖合同已终止,并无证据证明原告因此遭受损失。原告索要的精神损失赔偿,既无证据证明系被告原因造成原告信息泄露,也未证明骚扰信息给原告造成重大精神损害。

 

  申通公司辩称,原告并不是邮寄茶叶的真正权利人,茶叶的实际所有仍为卖家。即使原告是茶叶所有人,被告承担的责任范围也仅限财物的实际价值。

 

  争议——

 

  责任主体如何确定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3个:一是本案的责任主体如何确定;二是被告申通公司未经原告同意将商品放置自提柜中是否构成侵权;三是原告刘大华的实际损失如何确定。

 

  关于责任主体,法院认为,就原告提供的证据而言,无论是在快递揽件阶段或是快递派送阶段,都无法证明涉案快递与申通长沙公司有关联,故法院对原告主张申通长沙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的诉求不予支持。

 

  原告主张丰巢公司与申通公司实施了共同侵权。法院认为,共同侵权系两人以上基于共同故意或共同过失致人损害,依法应承担连带责任的侵权形态。在本案中,丰巢公司在原告的小区设置快递柜,为快递派送提供一定程度的便利,其扮演的是快递派送工具的角色,与申通公司并无共同故意或者过失,且丰巢公司并未代原告收取快递,快递包裹仅是申通公司暂存放于丰巢公司快递柜处,原告仍有直接取件的权利,故法院对原告主张丰巢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的诉求不予支持。

 

  申通公司是否侵权

 

  关于申通公司未经原告同意将商品放置自提柜中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法院认为,根据《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十七条及日常生活经验可知,快递服务企业在派送快递、邮件时,应当要告知收件人进行当面验收,在征得收件人同意的情况下,可将快递、邮件放置于收件人指定处所,并由指定人代为验收。在本案中,申通公司在未征得原告同意的情况下,将快递放置于位于原告小区的丰巢公司快递自提柜,虽未侵犯原告直接收取邮件的权利,但对原告的当面验收权利造成一定影响。法院对原告主张被告申通公司侵犯了其当面验收的权利予以认可。

 

  消费者损失如何确定

 

  关于原告的实际损失如何确定的问题,法院认为,赔礼道歉作为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之一,其适用主要为被侵权人因侵权行为导致人格权益受损的情形。本案中,原告主张申通公司侵犯其当面验收的权利,且透露了原告的个人信息,致使其遭受陌生人发来的谩骂短信,因此带来了精神上的痛苦。法院认为,因原告其个人信息(包括手机号码)在网上可进行检索,且原告并未举证证明申通公司与谩骂短信之间的关联性,故原告要求申通公司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缺乏必要的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此外,因同样的理由,法院对原告要求被告申通公司赔偿其1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不予支持。

 

  在本案中,原告最后以退货并退款的方式结束了涉案商品的交易,并未有实际经济损失存在,故原告要求申通公司赔偿1000元经济损失的诉求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判决——

 

  消费者诉求被驳回

 

  据此,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驳回了刘大华的全部诉讼请求。拿到一审判决书的刘大华向《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法院既然认可了申通公司侵犯了其当面验收的权利,却没有采取任何救济措施,他对一审判决不服,将于近日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中国消费者报》将继续关注这一案件进展。(来源:中国消费网


91维权网—就要维权网,百姓有冤情投诉的网站  备案号:

联系QQ: 点我沟通:547010603 邮箱地址:547010603@qq.com